赤朱丹彤

戏台(一)

(1)

那小生唱到景阳冈上武松打虎一节,台下满堂喝彩。小生正拖了根哨棒,四处里歪歪斜斜地走,过了许久却不见扮老虎的娃子上台。小生疑惑,只得唱了个喏,借口休息,引了一帮旦角上台咿咿呀呀地唱大观园,才奔下台来。寻着那“虎”时,直冲冲便问他为何不上台。

娃子泪汪汪地看了他一眼:“我不想死……”

“你又不是真死!”小生有些不耐烦地安慰他:“你只陪我做个戏,演完之后你就可以下台了。”

“……可是,我死了你哥哥就得死……我不想你哥哥死!”娃子哭了,眼泪滴在手中翻开的剧本上。

那时景阳冈上跌跌撞撞的武松,还不知道片刻之后,他就会成为远近闻名的打虎英雄,也不知道再后来,他会失去他至亲至爱的哥哥,远走他乡,最终杀尽别人一家老小。

他只是醉倒在景阳冈上,手中提着一根防身的哨棒。

天伤星,伤人伤己。

 


(2)

“却说浪里白条斗黑旋风一节,端的是精彩纷呈!客官且看那肤白如雪的,便是‘浪里白条’张顺,那黝黑如泥的,却是‘黑旋风’李逵。您看浪里白条,却浑然是江中的一条鱼儿,水淹他,不过只到肚皮,丝毫没法子伤了他身。客官可知他还可以在水下伏七天七夜不用换气?浪里白条这水性,若称个第二,怕是无人敢数第一!……”说书人唾沫横飞,一旁搭好的戏台上,李逵和张顺正斗得不可开交。

“死了!死了!”有小孩子看得高兴,不禁拍手笑道。

大人呵斥:“什么死了!好不晦气!认真看戏!”

“死了!”小孩子看大人们纷纷扭头来望着他,不禁卖弄起来:“那天去请安神医的时候便死过一次,后来又在涌金门死了一次!”

……他在水中从未遇险,但自从那日在浔阳江边遇见那郓城县宋公明之后,他便几次险些葬身水中,最终竟然也身死在那西湖涌金门之下。

天损星,因谁而损?

 


(3)

“却说鲁智深离了五台山,路过瓦罐寺,腹中饥饿,去寻吃食。入那寺里时,只见一伙老和尚,问吃的,只说没有。智深心中焦虑,忽然闻得一股香味,揭锅一看,只是一锅饭,当下也顾不得,直把饭抓来就往嘴里塞,引得和尚叫苦不迭……”

该他上场了。少年拿起随身的棒子。虽然还有一小会儿,但是这一刻他等待已久。

他看着“鲁智深”受骗,又看着他去打那两个道人。等到他一转身走进赤松林的时候,史进知道,自己该走上去,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就像一闪的烟花。

正在这时,他听到身边有个稚嫩的声音在问——

“爸爸,史进是谁?”

直到他演到自己命丧昱岭关的时候,他倒在地上,似乎还能听见当时男孩父亲的回答:

“九纹龙大闹史家村,咱们看的第一回,你忘了?”

天微星,人微命薄。


【后记:看完《懵懂》《亮冬》之后的产物。

不知道会不会是一个系列……就暂且标个“一”吧

大概是佛系作者本佛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