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朱丹彤

异次元的你

嗯高三党死前最后一天把所有的耀西耀粮吐出来x
这篇写了挺久的了,但是是be有点奇怪小天使们不要介意qwq
其实它也是我写给耀君和亲分的情书(捂脸
感谢他们陪我走过整整两年。
永远爱他们w

“哥哥我发现了个秘密哦,小东尼和小基尔要听吗?”午饭时间,弗朗西斯端着学校饭堂的专用铁制饭盘坐到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的旁边,神神秘秘的对他们说。
“……又是哪个新来的妹子很漂亮?还是哪一对情侣又分手了?”基尔伯特不屑地回答他,并没有表现出非常大的兴趣。
“啊小基尔这样哥哥可不要告诉你了……小东尼想听吗?”
“好呀弗朗吉~”安东尼奥永远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还是哥哥我的小东尼好!”
“别磨叽了娘娘腔!有事快点说。”基尔一脸的你谁你好烦。
“……你们知道吗?”弗朗西斯压低了声音:“其实我们,好像进入了某个奇怪的世界。”

“你们看,就是这里。”弗朗西斯带着他的两个恶友来到了一个略有些弧形的白色的墙壁前:“这里很是奇怪……哥哥我无意中发现的……你敲它,却不能听到任何的声音,好像在那一边,是一个无尽的虚无的空间,那种感觉就好像……我们被关在了这个世界里面一样。”
“……开什么玩笑,弗朗西斯!”基尔伯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本大爷不论是在哪个世界里都很帅呢!这种问题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走……”弗朗西斯表示他不想跟这个真·ky说话。
“……弗朗西斯俺觉得你说的不对。”安东尼奥皱着眉头开了口:“我们为什么会被关在这个世界里?俺并没有这样的记忆呀?”
“……东尼你错了……”弗朗西斯突然严肃起来:“你能记起来我们来这所学校之前干了什么吗?”
“……唔……”
“也并没有这种记忆不是吗?”弗朗西斯的声音变得很轻很轻,像是怕打扰正在沉眠的人一般。

“所以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办?”安东尼奥问他的恶友,只换来两个摇头。
他们现在是趁着社团开会的间隙商量的——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有一些事情做着做着就突然停止了,比如说这次的会议,比如说上次的被弗朗西斯搅和的演出,再比如说上上次的基尔伯特毁掉的合唱节……每当进行到紧张激烈的关头了,却突然——什么话语也没有,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大家都安静下来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去了。过了好一会儿,不知什么时候,像是有种力量在驱使着,大家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面,继续着刚刚那些被打断的事。
这种感觉,就像……就像小说,写了一半又断了的小说。
“……其实本大爷也注意到了。”基尔伯特这回是难得的认真,赤色的眼眸盯着他的恶友,像是在谈论一个禁忌的话题:“我们,再去一遍上次的那里吧。”

令三个人惊讶的是,这次的“屏障”并不是白色的,而是一种像毛边玻璃般的质地,透过它可以看到外面有一些东西的影子,但是并看不分明。
安东尼奥走到白色屏障的中央,试图通过那里向外张望。然而他看不清周围的东西。就在他打算放弃的时候,他看到右手边,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孤零零的名字。
那个名字突兀地站在那里,茕茕孑立,安静地望着他。
像是收到了某种召唤,他慢慢地,慢慢地,将自己整个身子贴在墙壁上,侧过脸努力地睁大眼睛,辨认那个名字。
很远的距离,远到似乎在他们中间隔了千里的海波,或是一整片大陆。
他费了很大的劲,才勉勉强强看清楚那个名字。
好像是——王耀?
好熟悉的名字。

安东尼奥趴在桌上发呆。
弗朗西斯的感觉总是很准,空闲的的时间变得多了起来。之前这事没了那事又起,忙得不亦乐乎,现在闲下来,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然而放松的同时,他也不禁有一点疑问和担心——这是怎么回事?
“嘿,安东尼,那边有个新来的,挺可爱的。”弗朗西斯的纸条飞了过来,正砸在他的头上。
他朝着弗朗西斯的方向挥了挥拳头,后者则指了指某个方向。
顺着弗朗西斯指的方向看过去——嗯确实,有个没见过的东方面孔。
——等等……这种熟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他叫王耀。”弗朗西斯优雅的举起手中的叉子,好像那上面没有沾着意面的酱汁似的:“怎么样,想不想……喂喂东尼你别捣乱!”他习惯性地认为友人靠过来的姿势是玩笑的方式,对面的ky却先他一步发现了不对劲——
安东尼奥眼神空洞,似乎陷入了某种深不可测的梦境,他的脸色发白,嘴唇微微张开,像是熟睡中的人在经历着梦魇。

“亲爱的小美人儿,哥哥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弗朗西斯叼着自己的手折玫瑰,在校道上公然拦住了王耀:“来这儿人生地不熟的,不如投入哥哥我的怀抱吧~”
“……基尔俺想揍他。”
“等他帮你把人把过来再说,到时候本大爷和你一起。”
在暗处探头探脑的恶友二人如是说。
“……”王耀掉头就走。
“……!!!”弗朗西斯震惊之余,也顾不得风度了,上前一把拉住他,强笑道:“小美人儿这么不给哥哥面子?”
“对不起,我很快就要走了。”东方人转过身来,用一种满是悲哀的眼神看着弗朗西斯——不,不是看着他,王耀的眼睛像是失去了焦距,弗朗西斯感觉他的目光透过了自己的身体,望向未知的某处。
“……我要走了,你……多保重……”王耀像梦呓般说完了这句话,然后慢慢地看向弗朗西斯:“你……也是…”
“啊所以你之前不是跟哥哥我说话吗?那你是在跟谁说啊……欸等等!别走这么快啊!”弗朗西斯拔腿想追离去的王耀,却发现他走路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王耀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过了几天,睡梦中的安东尼奥似乎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那个声音很细很微弱,断断续续,不绝如缕。
那个声音在唤着他的名字。
他从梦中惊醒——什么也没有。
他的四周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还是决定去那个神奇的屏障前看看——毕竟那是唯一的线索——嘛,说不定之前漏掉了什么关键信息呢。安东尼奥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这儿。
毛边玻璃又变得透明了一些,安东尼奥径直走过去,用袖子在上面擦了又擦,然后带着试探的心情,小心翼翼的往外看。
他看到了一双褐色的眸子,它像是最纯净的琥珀。
琥珀的主人看到他也愣了一下。安东尼奥觉得这眼睛很是眼熟,可他又一时间想不起来。
琥珀眨了眨,像是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别忙着惊讶啊,安东尼奥想,俺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他打算问一下,或许他知道什么呢。
他喊道:“嘿你好!你知道这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琥珀突然消失了。过了很久,他听到一点渺远的声音——
“安…东尼…奥?”
这个声音……这是……!
安东尼奥靠着屏障,像老电影中一帧一帧的慢镜头一样,缓缓地坐下,只觉得心里有一个地方好像被抽空了——
他想起来了,那双眼睛。
那双,永远是温柔而悲哀地望着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的主人……
是王耀啊……

从那以后,安东尼奥的生活变得平淡了很多。
没有突然而至的事变,没有始料未及的冲突,身边的人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日子变得愈发寡淡无味。
安东尼奥从学校毕业,顺理成章地工作,顺理成章地变得善于应酬,顺理成章地习惯了自己一个人。
他每天都很忙,常常是整宿整宿的熬夜,有时几天都吃不了一顿正常的饭,他总是和时间赛跑。有时候他躺在床上时会想起来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但是下一秒他就陷入了沉睡。他的梦永远是黑的,没有任何色彩。
他就要忘记他了——他连自己都不记得了,还能记得他吗?
他的身体也一天天差下去,半夜常常被疼痛折磨而醒,即使是最简单的工作有时也会出差错。他的上司没有说什么,他却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辞掉了工作,窝在家里,昏昏沉沉的,时常一睡就是一天。
他现在唯一的爱好是——看小说,对你可以说安东尼奥颓废了,事实上他正是如此,他现在的样子放在他自己眼里都看不过去。可是安东尼奥——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一味的沉醉其中,好像那里埋葬了他的心似的。
然而今天的安东尼奥有些不同。
他打开电脑,建立一个空白的word文档。
他思索良久,打出了第一行字——
【“你只是懦弱。”王耀把他面前的纸撕得粉碎——他对面的金发少年看上去惊惶极了。】

王耀……王耀……这是个熟悉的名字,不是么?
或许那时的谜团我永远也弄不清楚了……但这没有关系。
我明白了……

安东尼奥一天没有出屋。
他仿佛进入了某种痴狂的境地,以往在他身上的所有东西又回来了——
他的热血,他的善良,他的激情,他的乐观……
还有他的青春。
那是他原本以为已经丢了的青春。
他的笑容再度变得温暖,他的眼睛再次盛满柔和,他开始联系许久不见的老友,他对他的理想又充满了斗志。
弗朗西斯很是惊叹:“东尼你是不是恋爱了怎么变化这么大?”
基尔伯特一巴掌拍在弗朗西斯头上,险些让他和他深爱的红酒来个法式热吻:“弗朗西斯本大爷看你脑子里只剩这个了吧!kesesesese!”
“……基尔伯特你个单身狗憋说话!”
安东尼奥没有回答,他在心里偷偷地庆祝:伊万和阿尔弗雷德的新梗又有了。

安东尼奥找到了新的工作,以往的生活节奏又回来了,本就吃不消的他现在还多了一项任务——写王耀的生活,让他和他的伙伴经历一段又一段不平常的故事,这让他更加劳累,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
但是他却感到了快乐。
他感觉他笔下的王耀一天一天鲜活起来,本是只有一团模糊的影子,现在安东尼奥连他辫子上的呆毛都可以数得清楚了。他的王耀不只有一双温柔而悲哀的眼睛,还有温润如玉的君子形态,腹黑霸气的暴走状态和吐槽阿尔弗雷德和伊万的日常形态,总之安东尼奥很喜欢这个他写出来的王耀,因此熬夜竟也不觉得苦。
可是身体是现实的,它不能忍受主人长期对它的虐待和无视,在安东尼奥连夜奋战写到一半却突然晕过去之后,他知道自己应该是出了点问题了。
.
拿到体检报告书的那天,安东尼奥只觉得喉头有什么东西哽住了,哽得他难受。
他对着镜子笑了笑,然后轻声说:
“以后不能陪着你了啊……王……耀……”
他的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砸在衣领上,洇出一片小小的深色。
.
或许是由于身体原因吧,安东尼奥觉得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笔下的人物了——特别是王耀,他常常不理会安东尼奥的意思行事,但和伊万阿尔弗雷德的你说东他俩往西不同,王耀是你说东他认准了南就一路高歌一去不回头了……
安东尼奥委屈的想这是不是自己太宠他们了。
于是安东尼奥痛定思痛痛改前非,拿出作者的架子让他们看看,谁才是你们的世界中万能的主宰!
安东尼奥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或许王耀,伊万和阿尔弗雷德都没有想到,打扰他们(黑帮老大一般的)生活的,竟会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转系生。】
又到了起名字的时间了,安东尼奥陷入了抓狂——一个名字代表的可是一个人,这一写还得有与之配套的外貌性格语言风格,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要不这次就让弗朗吉或者基尔上?
然后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为什么不是安东尼奥?
对啊……为什么不是?
在很久很久之前——我曾经想过……想过让我自己,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只要动动指头,就能做到。
他的心跳急促起来——像是触碰到某种禁忌,如伊甸园里刚刚成熟的鲜艳的诱人的果实。
他的手开始颤抖,不自觉地用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干燥的嘴唇,手慢慢收紧又陡然放开。
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像是怕自己反悔似的,飞速打下一段文字——
【“王耀王耀你要帮我做主啊!”阿尔弗雷德冲进宿舍的时候还伴随着这样的噪音,王耀没理他,把书盖到了脸上,一幅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架势。
“小耀,这次伊万可要支持阿尔弗雷德了……”舍友之一的伊万软绵绵的声音飘来,其中一如既往的藏着利刃:“那个安东尼奥啊,太讨厌了呢~”】

王耀的呼吸停滞了片刻。他把书从脸上拽下来,看着他的两个舍友摩拳擦掌——事实上只有一个摩拳擦掌,另一个似乎只是在冷笑——打算好好教育这个不知法度的新生,他只觉得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名字……怎么会如此熟悉……?
他翻身从床上坐起,用眼神让阿尔弗雷德安静下来,吩咐了一句:
“找过来,我亲自会会。”

安东尼奥揉揉眼睛,挠挠头发,又狠狠地闭了闭眼,那段没有经过他的手就显现出来的文字还是存在着,正高傲地睥睨他。
俺去这啥?!这情节发展根本跟俺想象的差了十万八千里好不?王耀你也太会玩了吧?安东尼奥心里默默咆哮,但他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这件事情不科学不是么?说不定是弗朗吉还是基尔他们跟自己的恶作剧呢。安东尼奥这样安慰自己,却目睹了这段文字删也删不掉的情况——
这可不太正常了……安东尼奥皱着眉头,翻到之前的段落,发现他已经无法修改一个字。
.
接下来几天他非常的被动——嗯被动,一个作者,居然沦落到被自己创作的人物追着跑的地步,这可真是闻所未闻。
他发挥主观能动性,给王耀他们三个安排了各种各样的事务,谁知他们竟然一一推掉了——见鬼他们怎么这么执着?
执着……安东尼奥突然想起了些什么——自己在很久很久之前,也曾经执着过。
执着的想追逐一个秘密。
那个秘密有好听的声音,有一双琥珀一样的眸子。
那个秘密……很像很像,今天的自己……
等等——原来是这样么?
所有断成点的片段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连结起来,在安东尼奥面前展开,有一阵电流通过了这一切,它们终成一线。
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沉默酝酿着什么,在悄悄地发酵。
随后他猛地扑向桌子,一阵猛烈的咳嗽让他浑身颤抖,随后捂住嘴,冲向盥洗室。
电脑幽幽亮着,上面的光标徒自闪动,那是个还没有完成的段落。
【这种感觉,就像……就像小说,写了一半又断了的小说。】
……原来是这样吗?王耀,怪不得我对你的名字会如此熟悉。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你现在又去了哪里?

安东尼奥拧开水龙头,狠命往自己脸上扑水,有透明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无力又苍白。
为什么?为什么……
如果说错过是一个上帝的玩笑,为什么他要跟我开这个残忍的玩笑?
为什么……
一开始……就注定了擦肩而过么?
为什么要用海市蜃楼锁住这剪不断的念想?
罢了……罢了……
也许我们的相遇是永别的同义词。
也许……在我开始寻找你的时候,就注定了错过。

他最终决定离开。
离开那个世界。
把“安东尼奥”从王耀身边调离,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这样就可以了。
从此以后,山长水远,天涯望断,碧落黄泉,永不相见。
或许这才是最好的方法。
也许这,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让我来亲手割断它吧?
他坐在电脑前,却根本打不了一个字,脑海中回想起一个渺远的声音,似乎在呼唤他的名字,一字一字,敲在他的心上——
你在我最痛苦的时候给我那了无生趣的心潭一点儿“活着”的气息。
你让我和那个懦弱的自己,那个堕落的自己,那个浑浑噩噩的自己,切断无谓的联系。
因为你,我才觉得自己“活过”。
事实上,是你给了我生命,不是么——
王耀?
.
“嘿你在这儿!hero可算找到你了!”某个聒噪的声音猝不及防地盖了安东尼奥一脸。
“……”安东尼奥皱眉,起身想要离开。
“嘿你!给hero停下!”聒噪越来越近,接着有人抓住他的手臂。
“……”安东尼奥回头,金发的少年不依不饶:“你跟hero走一趟!我们老大要见你!”
老大……哈?是王耀吗?
你……很厉害啊?
这可不是我的设定呢……
咳咳……看来啊,你完全可以,脱离我生活了呢……
“……对不起,我很快就要走了。”安东尼奥用最后的理智轻声说。他的眼神空洞得可怕,然而这细若游丝的声音居然把对方弄得愣住了。
“……我要走了,你……多保重……”安东尼奥像梦呓般说完了这句话,随后慢慢地看向阿尔弗雷德:“你……也是…”
无意识地,他说出了当年王耀曾经说过的话。然而这时他才发觉,当时的他心里那种悲哀从何而来。
——这场景如此熟悉,但安东尼奥觉得,不只是王耀这样说过,似乎在无数个遥不可及的时间,他也曾无数次这样说过。
是的,他,安东尼奥。
.
【安东尼奥用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阿尔弗雷德,扬长而去,他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阿尔弗雷德甚至没有办法追上他。】
.
这样就可以了吧?
安东尼奥大口喘着气,就像他自己刚刚经历了这一切一般。
他猛地拔掉电源,往床上一仰,打算睡他个昏天黑地。
梦中,他回到了那一天,他在他转身的时候追了上去。
是不是当时勇敢一些,我们的结局就会不一样?

安东尼奥是咳醒的。他醒的时候还处于朦朦胧胧的状态——甚至没有感受到嘴里的腥甜。
他习惯性的坐起来,挠挠头发,却只觉得全身无力。
一定自己是很久没吃饭——安东尼奥自我安慰一小会儿之后就在手心刺目的鲜红中败下阵来。
……其实早该知道是这样的结局。
好痛……刺骨还是刺心……
或许这本没有区别?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一个细微的声音——好耳熟……难道是?!
他想起了之前的自己,浑身一个激灵,起身去看那亮起的电脑屏幕——
一个模糊的身影,一点点显现出来。
黑发,爱穿长袖的衣服,白色衣带,永远是波澜不惊的样子——
还有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哈……哈哈……是你……是你啊……”
安东尼奥已经顾不得别的了,发狠地瞪大了眼睛。
神啊,那是他第一次看清他……
第一次……也该是最后一次了吧?
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谢谢你。
他微微张口,话从喉头滑过,带了一点笑音——
“王…耀…”
这次,是肯定句呢……
安东尼奥伏在了桌面上,带着一点笑。
.
王耀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刚才——苍天为证,他分明看到了一双碧绿如春天的眼睛。
——阿尔弗雷德的眼睛像盛夏早晴纤尘不染的苍穹,伊万的眼睛像严冬三九深不可测的河湖,他自己的眼睛像深秋黄昏无可奈何的落红化作的无聊的所谓春泥——他是这样形容他们仨的眼睛的,伊万和阿尔弗雷德表示虽说我们听不懂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听起来很美你王耀的却这么伤感,他也只是笑笑——他知道自己总是这样,对此早已习惯。
直到有个人出现了。从来没有见过的一个人,但是却怎么都忘不掉。
他有预感——这双眼睛,就属于那个安东尼奥。
它多么像初春熹微云影天光映衬下的透亮碧溪,不经意间就倒映了自己的影子。
王耀看见了自己——在那双眼睛里。
现在的他正站在一个神奇的地方:一块白色的屏障前。
他是稀里糊涂闯过来的,那天家里火急火燎地来电话,回家的汽车半路抛了锚死在了路边,他实在等的无聊四处逛逛,竟是看见了这儿。
呵,很有点命定的味道呢。
汽车的喇叭声响起,王耀从思考中觉醒,他应了一声——不知是说给谁听。
.
王耀坐上汽车,百无聊赖地望向窗外,虽说是无聊,但也并不想睡,意识叫嚣着,清醒的很。
他突然想起那双眼睛了。
他划开手机锁屏,建了个空白的文档——
.
【那天风从树梢上吹来了安东尼奥拜访的消息,霍兰德放下钱袋伸个懒腰,活动着筋骨想象着他的好邻居佩德罗听说这件事之后的表情。】
.
王耀活动了一下手臂,意外的发现这个安东尼奥的故事写起来挺顺手的。
嗯,那就写下去吧。
——反正也无聊,不是么?
END  1

“您好,您的茶。”侍者微笑着将一杯碧绿透亮的茶呈到王耀面前,王耀点点头——他正埋首于那故事呢,也顾不太上儒家那套礼仪了。
然而侍者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只是看着王耀,目光让人猜不透。
当然王耀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的——直到他端起茶抿了一口,才注意到自己身边居然站了个人。
“…?先生有什么事吗?”王耀有些疑惑。
“啊俺…啊不,我没事哦~”那个人笑了,他的目光让王耀觉得很是熟悉。
“不知您觉得,这茶的味道怎样?”
“嗯很好啊……怎么了……吗?”
他的话没有了下文,随着腹部的一阵剧痛,世界在他的眼里变得模糊了,似乎连天地都开始旋转起来。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隐约想起一双眼睛,在浑浑噩噩中,他想起一个名字。
世界崩塌了。

侍者一手稳稳扶住倒下的王耀,另一只手拿起他放在桌上的手机,那个新开了不久的文档还没有多少内容。
没有犹豫地,他按下了删除。
“呐,我来,亲手结束这一切吧?”
安东尼奥轻轻勾了勾嘴角,送给了王耀一个最后的笑。
“愿我们永不相见。”
他端起已经有些微凉的残茶,一饮而尽。
END   2

嗯有两个结局是因为作者本人无法取舍那么就只好任君选择了。
这个故事写得我差点哭了(别笑,是一个作者爱上了自己笔下的人物的故事。私心觉得耀西耀就是这种感觉,从未相见,但是灵魂相似。
如果没有看懂的话这儿有解释:一开始是耀西耀中有一人(在三次元)写了另外一个(在二次元)的故事,随着他对自己笔下人物的爱日益加深,故事里的人物渐渐有了生命和意识,而与此同时,他的生命却像是流给了另外那人一样日益衰落,最终他受不住诱惑将自己写进了笔下人物的生活里,然后像这篇文章中的耀君和亲分一样最终逃离。此时作者的生命走到尽头,二次元人物变成三次元,同时有了一个执念,然后一次一次传下去……
End1就是这样的故事。
End2则是亲分终于鼓起勇气斩断轮回的故事。
所以某种程度上End2算是he?(被揍)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