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朱丹彤

【天使夜】If I die young

食用须知:
配合bgm:If I die young 食用更佳(比较蠢不会搞链接qwq麻烦大家手动百度
海量私设
架空背景
憋问我为何核辐射如此温柔我不知道
ooc我的锅,嗯。
第一次发天使夜的文有点紧张求轻拍
写做天使夜读作无差
Ok?Go!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就是这里了。”老妇人颤巍巍地掏出钥匙,对了好几次才将钥匙插进锁孔中:“Kurt走了以后,我一个老太婆没有办法收拾他的东西,干脆就这样放着。这一放,就是20多年了。”老妇人的声音里有某种悠长的怀念。
门打开了,房间里的灰尘扑面而来。而那些摆设看着虽然陈旧,却能非常明显的看出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已经很久了,没有人来过这里,我还以为除了我这个老太婆,没有人记得他了。”老妇人慢腾腾地说,像是怕惊醒了这间沉睡了二十几年的屋子。
“不……有很多人记得他,而且会一直记下去。”来人声音很轻,但是却异常坚定。
“啊……是啊,他是个好小伙子,应该被人记住……可是终有人是不记得他的,而那个人,Kurt却一直在等他。”
门口的地毯落满了灰尘,但它看起来仍然要比房间里的其他家具新一些。想来是因为Kurt一直深居简出,来看他的人也比较少吧。
“年轻人,如果你知道那个人是谁,跟Kurt说一声吧,让他不要再等了——他已经等得太久了,从他来的那一天,一直到今天——得有四十几年了吧。”
来人没有回答。
“欸……也罢,估计他走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吧。”老妇人微微摇了摇头:“看来,就算到现在,他也等不来那个人哪……好了,我不打扰你了。记得小心着点,Kurt的房间到处都是画。”

画……
Kurt,没想到你离开之后,真的当了一个画家。
来人缓缓将帽子摘下,露出一头显眼的银色头发。

Lord make me a rainbow, I’ll shine down on my mother
She'll know I’m safe with you
when she stands under my colors, oh and
Life ain't always what you think it ought to be, no
Ain't even grey, but she buries her baby

20多年前,世界发生了一场灾难。
最大的核电厂发生泄漏事故,核辐射污染了大半个地球,所及之处,寸草不生。
人类跟核的战争打了一年又一年,却没有一点儿起色——哪怕是最先进的武器,也无法深入到核心部分。
直到人们发现,变种人的基因似乎对核辐射有“抵御”作用。
人们这才在惊慌失措中反应过来:他们曾经憎恨厌恶的变种人,现在可能成为了他们的救星。
联邦政府的求救信很快就来了,他们向x学院要求支援,同时许诺相当部分的权利。
为了世界,也为了变种人,Peter,Kurt和Warren被选中,进行第一阶段的探测任务。
不得不说,变种人的强大基因对于核辐射还是表现出比人类更强的抵抗力的。但是他们终究是人类,谁也不知道这些核辐射究竟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可是没有人关注这些,一次次的委派任务,一次次的深入核心,他们都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在等待着他们,但是他们都必须前进。
他们三个是分开行动的。Peter在外围,Kurt进入较为复杂的工厂内部,Warren则在天空俯视监测。
他们三个理论上是可以相互联系的,因此当那次任务中,对讲机里失去了Kurt的信号时,所有人都着急了。
Peter用了他最快的速度奔跑到工厂附近时,却只看见一个巨大的白色身影向着天空飞去。而以Peter极好的远视视力,似乎看见他的怀中抱着,一个蓝色的身影。
可是最后Peter只在核辐射的边缘地带找到了Kurt,而无论怎么呼叫,都找不到Warren的一点消息。

很快大家就发现有什么不对。
变化从一次Hank对于昏迷的Kurt的例行检查开始——他的尾巴不见了。
谁能想到从那之后,一直梦想着自己是一个正常人的小恶魔,真的变成了一个正常人。
他的恶魔的身份消失了,连带着他的所有记忆一起。
那次任务,彻彻底底的埋葬了这个小恶魔。
一开始大家都挺伤心的,尤其是Raven,那可是她失散了十几年的孩子,现在上帝又要把他夺走了。
但她最后还是决定让他走,让他离开,他现在是一个正常人了,应该去过正常人的生活。

是Peter送他走的。那时候,Kurt已经知道了一些有关于自己过去的事情,但是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没有跟他提起那个天使,那个救了他的天使。
既然他不回来了,那么就让他消失在过去吧,不要再打击Kurt了。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I’ve had just enough time

Peter在客厅正中央坐下来。
他大概是,那次的任务中最幸运的一个人了,他不仅没死,没伤,还拥有了永不老去的身体。
其实一开始,他也没有发现这件事,但是在他周围的人一个一个变老的时候,他
才惊觉,自己的样貌,十几年都没有变过。
当然,作为交换的是他日渐消失的能力。跟Kurt一样。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Kurt的房间很大很大,却很空很空,满满的全都是画。他真的很喜欢画画,Peter想起一些他在学院的时候用尾巴拿支笔,加上那双手,不停地涂抹的样子。
可是他在这里画画的时候没了尾巴——哦不,他的双手应该会更灵活,作为补偿。
Peter想到这里有点想笑。他感觉脸上痒痒的,摸了一把,全是泪水。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I’ve had just enough time

Kurt可能从小就没有整理东西的习惯,所有的画都是乱糟糟的,放在了各种地方。
Peter半跪在地上,慢慢把附近的画全部都收集起来,叠成一叠放在腿上,开始一张一张欣赏。
似乎Kurt的画取材比较广泛,他什么都画,从路边的一丛野花到天边的一抹晚霞,从街角一个女生的转身到草地上一对情侣的牵手,他画的都很美,只是单纯的美,并没有很多画家所刻意追求的那种伟大,没有硬要安上的一个多么宏伟的主题,所以看起来也很舒服。
这里的画真的很多,都堆成小山了,很难想象Kurt在这里生活的20多年中,他是以一种怎样的毅力坚持着。
可是这么多画,现在就堆在这里落灰,没有人欣赏它们的美,因为他并不是一个伟大的画家。
没关系啊,我都会看完的,Kurt。
我有足够的时间。

And I’ll be wearing white when I come into your kingdom
I’m as green as the ring on my little cold finger
I’ve never known the lovin' of a man
But it sure felt nice when he was holding my hand
There’s a boy here in town says he’ll love my forever
Who would have thought forever could be severed by

Peter看到了他自己。那是一张速写,和x学院的大家一起。
镭射眼,金刚狼,魔形女,万磁王,凤凰女,野兽……他们笑得那么开心,青春在他们身上肆无忌惮地流淌。
然后它流走了,也带走了他们。
经过四十多年的努力,人类渐渐接受了变种人这个群体,因此所有的变种人都对他们——x战警,心存感激,奉他们为英雄。可随着这一代x战警渐渐老去,不知道他们还会记得他们多久——不过,不记得也没有关系,因为变种人和人类的关系正在慢慢变好,已经不需要他们了。
而这一切,首要要感谢的就是Kurt。很少有人知道,变种人的权利得到保障,是在那一战之后。那一战之后,才有了完备的反歧视变种人的法律,社会对他们的评价才渐渐从负面转向了正面。
可是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Kurt为这一切付出了多少。如果告诉他们,他们恐怕也不会相信,竟然是一只恶魔,拯救了人类的命运。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I’ve had just enough time

Peter在这间房间里面坐了整整一天,或者更久,他缓慢而细心地将散落在各个角落的画收集起来摆好。有些画已经有些褪色,有些画被其他的颜料沾染上了,留下了一块难看的痕迹,但是Peter把它们全部都整理好,安静的放在一旁,然后坐在落地窗的前面着看夕阳慢慢的落下来。

So put on your best boys and I’ll wear my pearls
What I never did is done

落日的余晖毫无遮挡地洒进房间,Peter觉得眼睛有些刺痛,便回转过头去。就在这时,他发现墙上,似乎有一块小小的凸起。他用手去抚,打算把它抚平,却发现这似乎是后来才贴上去的。
Peter没有费多少力就把附近的墙纸揭了下来。他发现这似乎是一块蓝色的痕迹,上面有着点点金色的纹路。
Peter愣住了。
他用颤抖的手继续撕掉墙纸,接着整面墙都被他撕破,然后丢在一边。他看着墙上的画,后退了几步,缓缓地坐在沙发上,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地从他的手指缝里流出来。

A penny for my thoughts, oh no I’ll sell them for a dollar
*They're* worth so much more after I’m a goner
And maybe then you’ll *hear* the words I been singin’
Funny when your dead how people start listenin’

右边一个有着蓝色皮肤的,尖尖耳朵的,獠牙的,长着尾巴的,只有三根指头的小恶魔,正跪在地上虔诚地念着什么。他的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有着繁复的花纹和点点血迹的十字架。
画面的左边,是有一双有力的翅膀和一个头金色头发的天使。他张开翅膀,稳稳地停在半空中,似乎要离去,但是仍有些不舍地回过头来看着右边。
那一个小小的凸起,是在小恶魔的脸上。恶魔的脸上,有一滴眼泪。

什么啊Kurt……原来你早就发现了啊……为什么还要装成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真是……我们都被你骗了呀,Kurt。

画面的上方是天父耶稣,眼睛向下望着,悲悯地俯视众生。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这就要走了?”老妇人从门后的阴影里探出头来。
“……嗯。顺便,谢谢您把Kurt的房间保存的这么好。”
“欸,一开始是想着,那个他等了二十年的人会不会来,留个念想也好。后来呀,就是我自己也老了,搬不动了,也就只好任它这样下去了。”
“不管怎样还是谢谢您。”Peter控制住自己声音的颤抖:“我明天就来……处理这些画”

The ballad of a dove
Go with peace and love
Gather up your tears, keep ‘em in your pocket
Save them for a time when your really gonna need them

Peter走在大街上,看着广场上鸽子扑棱棱的飞起。它们洁白的羽毛融化在墨蓝的天空里,竟显得这么和谐。
那场战争之后Warren究竟去了哪里,恐怕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可是那个天使,从一开始便永远的印在了这个小恶魔的心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消除它。
Peter望了望天空,似乎能看到巨大到不似鸟类的身影飞过。由于天太暗了,他没有看清那个身影的怀中有没有一只小小的蓝色的恶魔。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I’ve had just enough time
So put on your best boys and I’ll wear my pearls


后记:
Q:为啥两个主角都没有出现啊摔!
A:剧情需要…
Q:为啥要虐我快银小天使!
A:剧情需要,剧情需要哈
Q:天使去哪了?
A:我要是知道,早就写出来了。

好啦谢谢大家看到这里(如果有人看到这里的话

评论(1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