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朱丹彤

孤岛 耀中心历史向

“在下这次回去,是因为前些日子家妹病重,但是在下想到老师还在等在下,就……”孩子的黑眼睛里看不见一丝波澜,这却让王耀略微皱了皱眉:“那现在呢?她怎样了?其实小菊你可以不用那么急着赶回来的……”
“不不……”被唤做小菊的孩子似乎有点紧张地看了看王耀:“家妹已经……走了,在下是想着上次老师教的字还没有学完,于是才……”
“小菊啊,那现在你家中谁来掌管?”王耀略微有些不快:“你好学没错,但偶尔也该关心下家里人吧?”
“家中的小妹妹已经出世了,上司会好好照顾她的。”小菊低垂着头,看不见表情:“老师不用担心在下了。”
“哦?”王耀似乎饶有兴趣,继续着问话:“那么她,叫什么名字?”
“樱。”
本田樱
一直坐在一旁没开腔的红衣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好吧小菊,随我去书房,我写写你家妹妹的名字送她当礼物如何?”王耀站起,拍拍孩子的肩膀。
小菊抬起头,看到王耀的笑容愣了一下。
“那么就算你同意了……轻鸢,你…不一起过来吗?”王耀清楚这学生的性子,永远是这不同意也不反对的样子,所以说他和自家妹妹在某种意义上挺像的,但是妹妹是不表现出来而已,她可是铁腕,而这孩子……好像是真的没什么喜恶?
果不其然,轻鸢抬起头对他说:“哥哥先去吧。”

Chapter2舞姬
这些年来,唐朝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盛世景象,四面称臣,八方来朝,似乎这世界,都在那个人的手中,也都在——王耀的手中。
每每看到皇宫里传来的喜报,王耀都很是欢喜,但是轻鸢比他更为激动一些,她会捧着那些文书好久好久,眉宇间都是溢出来的欣喜。
“老师,明天在下就要回去了,在下的上司让妹妹来老师这里。”菊放下饱蘸着墨汁的毛笔,抬起头看着王耀。
“哦?那小菊你会舍不得我吗?”王耀歪头。
“……老师……”
“你啊,总是太听你上司的话了吧……”王耀起身,去看菊写的字:“有时候也要有自己的思想呢……欸?”
小菊的手没有来得及遮住那些他自己造出来的“字”。
“……你看,这不是挺好的吗?”王耀还是笑笑。
“是……”菊低下头,他在王耀面前永远是这个样子,王耀便也见怪不怪地伸手揉揉他的头,算是告别的仪式了。

正如小菊说的,他的妹妹在一个星期后到了。
很乖巧的女孩子,像极了她的名字,脸蛋儿像樱花一样可爱,柔顺的长发梳成了王耀家的发髻,配上东方人的面孔,看起来竟与轻鸢有那么几分相似。她自然地要向王耀行跪拜礼,被王耀阻止后她看上去似乎有些不解,大眼睛偷偷瞄了一眼王耀。
“小樱,我们难道不算是一家人吗?既然是一家人,便可不必如此。”王耀走下台阶,扶起看起来吓得手足无措的小樱:“相反,我可是对小菊说过的你们家的舞蹈很感兴趣哦?”
“……老师想看的话……”她又低下头。
就在王耀转身的一瞬间,她的睫毛颤了颤,然后勾起嘴角,冷笑了一下。
王耀自然是没有怎么发现,然而这一切却都被轻鸢看在了眼里。
“……樱……吗?”

樱已经换好了和服,现在的她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身上透出一股凌厉来。
她在大殿中央舞蹈,尽管似是经过了用心的准备,轻鸢还是敏锐的发现这支舞蹈中自家的影子,以及——樱似乎在极力掩藏这一切。
她看看自家哥哥,他正看着这舞蹈出神。平心而论樱跳得也算是好的了,只是这舞技——不是轻鸢自夸,跟自己还是没法子比的……但是哥哥,似乎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
哥哥从来都是这样的……当年东汉末年西域传来什么佛教,引得自家人民纷纷追随,哥哥不禁止不说,还亲自去学习,一点大国的……不说是架子吧,威严都没有,轻鸢实在是不喜,幸好哥哥最后还是没有放弃儒学,这才让自己放心了些。
只是现在——轻鸢有些不爽——樱似乎来者不善,哥哥还一幅无所谓的样子!

——轻鸢数目王耀,王耀默然不应,轻鸢起,离席而出。
如果当时殿内有史官,应该会这样叙述这件事,可惜的是,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故事,历史上或是今日,也没有任何一个“项庄”,可以轻易杀掉“其志不在小”的“沛公”。多年之后王耀若是回想起这件事,是不是会感慨——原来一切在那时便是早已注定。
他抬起手,送给羞涩的女生单薄却又有力的掌声。
大殿的门突然开了,轻鸢的脸色在斜阳的映衬下颇有几分苍白。她声音中都染上了几分颤抖,一字一顿地对着王耀说——
“安……禄山……反……”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