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朱丹彤

英西日贺文【已不会起名字】

亚瑟柯克兰是一个混血吸血鬼。

混血吸血鬼,顾名思义,他有着跟人类一样的生活习惯,却要靠吸血为生。

因此,混血吸血鬼可以说是一种两边都不讨好的生物,无论是人类这边还是吸血鬼那边,都把他们当成异类。

从小,亚瑟柯克兰就被同一街区的孩子欺负,他们在他身边围成一圈,大叫着:“怪物!怪物。”

这时,亚瑟柯克兰除了用他那一双仿佛会杀人的眸子瞪他们一眼,用这种软弱,但却是他唯一可以做到的方式给他们点教训之外,并不能做什么,毕竟啊,他是一个不应该存在于这世界上的物种啊,不是吗?

但这样的生活,在那个人出现之后被打破了。

那天,那个人赶走了疯狂地向他丢石头的孩子,然后用手撑着膝盖,向坐在地上,愣神地望着他的柯克兰伸出了手。

那天夕阳西下。阳光在他身后,懒懒地照着,将他的轮廓勾勒出来。

生平第一次,柯克兰感到,原来这阳光,也是可以这么耀眼,这么温暖的啊……

一直到现在他都只承认那次是他的吸血鬼血统发挥了作用,要不他怎么会红着脸,闭着眼睛,在这阳光中落荒而逃呢?

他在黑暗中生活了太久了,已经见不得阳光了。


他搬离了那个街区。

本以为这样就可以逃离那个人——事实上他也确实暂时避开了他,柯克兰将过往的屈辱一咽而下,变成一个冷漠的,强大的,“人”。

他拥有一手遮天的势力,拥有家财万贯,拥有一个令所有人都羡慕的绝顶聪明的脑袋,也拥有一颗冰冷得像石头一样的心。

他的合作伙伴,常常是对他的手段赞叹不已后摇摇头惋惜地附上一句:真不知道他的心是怎么长的?像他这样的人,应该不会知道如何去爱人,也不会有人爱吧?

是的。

亚瑟在心底冷笑一声。

世上不会有人值得我去爱的。


然而事实是柯克兰先生被巧妙的打脸了。

拥有一身好习惯的柯克兰先生每天早上自然是起的很早,起得很早的后果就是可以看到那个为自家送订阅的报纸的小邮差骑着单车哼着歌从他家门口路过,眼神掠过他一眼,喊了声:“早啊!先生。”

“……”

半分钟后柯克兰先生顶着一张大红脸撞进了家门。

居然是他……跟小时候还真没有什么变化。

柯克兰把脸埋在了手心里。

估计所有认识他的人看到他这副样子,都会吓得跟吃了他亲手做的东西一样吧?

随后,柯克兰先生跟中了邪一样,跑去送报纸的邮局后一问才知道发现是换了新的邮差,打听清楚那人的名字和住址之后,他决定上门去看看。

他家的房子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小,然而在窗台上,却种满了花,花花草草,围绕着他。

果然万物生长都是要靠太阳的……

亚瑟被自己的比喻吓到了——不不不那才不是比喻,他没有说他,他是说天上那个会发光的大圆球!

但是柯克兰先生还是站在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儿,最后,他还是毅然决定——

转身就走。

你要原谅我们的柯克兰先生,毕竟他比较……嗯。

可是幸好这个时候,我们的另外一个主人公正好推门而出,要不的话,这两人可能就会一直这样错过下去了吧?

当时,他是笑着的。好像这个世界的幸福,这个世界的温暖,都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面了。

在他看到门口的不速之客时,他也是笑着的:“先生,是您吗?我认识您哦!”

柯克兰浑身一震,回头希冀地看着他——

就在那一刻,他突然希望他能够回忆起小时候的那件事,不管那次他是被打的有多惨,他希望他能记起来,他只希望他记起来。

他说:“我今天早上见过您哦?是吗?”

然后他甜甜的笑着,等待着面前的好先生一个肯定的回答。

“……是的。”


这就算他们的认识了吧……虽然很早以前,他就认识他了。

他就认识他了……

可是他忘了他啊……


这之后,亚瑟和安东尼奥——这是他的名字,真是个烂大街的名字,虽说亚瑟没立场这么说——几乎每天都可以见上面。安东尼奥骑着单车呼啸而过的时候会举起一只手,在空中挥舞着,向亚瑟打着招呼,这时候亚瑟就会回一句小心点啊,你单手骑车小心摔死!

然后他就可以看到那人嘟着嘴巴把手默默的放下来,还会小小声地嘟囔一句:“什么人嘛……”

这之后亚瑟就会神清气爽地开车去上班。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没有多久,一场吸血鬼和人类之间的大战爆发了。

身份暴露的那一天,他被人从办公室拽出去,摔在路中央。

四周的车滴滴声响成一片,那天的雨很大,打湿了他的金发,它们现在正可笑地贴在他的头上。

他就这样趴在地上,试图站起来却又被人粗鲁地按下。

有人在他身上拳脚相加,他觉得自己大概是什么地方受伤了,刺得很痛。

那是一群愤怒的人类,他们被对吸血鬼的仇恨蒙蔽了双眼。

亚瑟咬着牙,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无数个噩梦般的日日夜夜。

哈,果然,一切都是自己不可逃避的宿命,自己生下来就是该被诅咒的,哪怕付出了所有的努力,也是活该被诅咒的。而这,从他一出生就开始注定,是由他那该死的血统注定的。

过了不知道多久,愤怒的人群才开始渐渐散去。

他闭着眼睛,想等疼痛缓解了一些再站起来,他小时候都是这样的。

这时候,雨突然停了,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颊。

他浑身一颤,努力的睁开眼睛。

他看到,一双泪眼朦胧的,与自己瞳色相同的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而它的主人有一双温暖的手。


“……所以这,就是他们打你的原因?”

“……是的。”

“他们太可恶了!”安东尼奥愤怒的起身,在屋子里四处走动:“怎么可以这样?你又没有错!”

他从未看到他这么生气的样子。

“不管怎么样,这里我也呆不下去了。”亚瑟站起身:“安东尼奥,还是谢谢你。这次,我就要跟你告别了……”

“别走啊!”安东尼奥仿佛被吓了一跳,赶紧拉住他的手:“俺记得小时候也帮过一个被别的孩子围追堵截的孩子,俺跟你说那孩子超~可爱的!但是他后来,却离俺而去了,俺为此伤心了好几天呢……”

“……俺?”亚瑟觉得好笑。

“啊啊啊不对!我是说,我……”

“哈……”这么久以来,亚瑟第一次笑出声。

“……欸?”安东尼奥愣住了。

“干吗?”亚瑟被人盯得不爽。

“你笑起来好好看!”安东尼奥接着毫不犹豫地又给了一个笑脸:“俺…我好喜欢!”

亚瑟这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为什么东西高兴着。

看来啊,他还是记得这件事的。

“……”好吧,至少在走之前也知道了这件事呢……也算是一个……补偿?

自己好歹也记了他那么久,现在看来他也是记得自己的,嘛嘛,等价交换,还不赖嘛……

“……亚瑟你想到什么了这么开心?”安东尼奥好奇地看着他,哦天哪,他的绿眼睛真好看。

……等等这不是重点!自己开心的有这么明显吗?!

亚瑟咳了一声,别过脸去,稳了稳情绪,还是说:“安东尼奥,我要走了,再见。”

也是啊,自己总是要离开的不是吗?

在走之前能收到这样一份礼物,自己也是被上帝眷顾了吧……

他推开安东尼奥,准备离开。

“……亚瑟等等!”安东尼奥还是追了上来:“如果,如果你一定要走的话,那么,我,跟你一起走!”

“……什么?”亚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真见鬼:“我是去逃命又不是去旅游,还带着你这么个累赘啊?”

“欸?也就是说你不是讨厌俺跟着你喽?”安东尼奥歪头。

“……我去……”

亚瑟还想反驳点什么,到这时安东尼奥放轻了声音,对他说:“那么你,就把我变成吸血鬼吧!”


“Cut!好的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幸苦了!早些回家睡觉明天咱开始演重头戏——逃命之旅!”一个声音突如其来地打断了这感天动地的一幕

摄像机前正在深情对视的两人立马松懈下来,安东尼奥照例吵着要导演王耀请吃饭,王耀照例喝着茶和编剧王湾讨论着剧本,助理马修照例默默地收拾着现场,摄像师弗朗西斯和灯光师基尔伯特照例拿安东尼奥的表现开着玩笑。

亚瑟站在那里,只剩了一脸呵呵。


门外的雨很大,亚瑟拦了半天好不容易拦下一辆。就在亚瑟,刚刚跨进出租车的时候,车门又被打开了。

“嘿嘿下这么大雨打不到车让俺拼个车呗!”那人笑的好像只是和路过打个招呼一样。

“……”

“嘿亚瑟儿你别说,这次你演的身份还挺像你的,简直就是为你量身订造的欸!”

“……”

“亚瑟儿明天王耀说有让你把我变成吸血鬼的情节……你下嘴可轻一点……”

“……”

“亚瑟儿亚瑟儿亚瑟儿你说句话!”

“……够了你再吵就把你丢外面去!还有亚瑟儿是什么玩意?你刚刚不是叫的挺好的?”

“嘿嘿那是演戏啦……而且叫的不好,王耀会扣我工资的……”

“……”

“啊啊啊……亚瑟儿我困了,肩膀借我。”安东尼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别过脸去。

当然安东尼奥还是自己往那边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

“……唔亚瑟儿你说,为什么俺演着这戏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会是俺上辈子发生的吧?

“…哎不对不对,俺才不要上辈子也和你这变态一起……”

声音越来越小,亚瑟一扭头,发现安东尼奥已经睡着了。

“……傻啊你……”亚瑟微不可见地勾勾嘴角,过了许久,他才轻声说:“其实……我也是……”


【最后一段给司机内心的疑问:“奇怪……后上来那个小伙子没有说他要去哪儿啊?”】

End


free talk:今天是英西日嘛所以来应个景w本来是开了俩脑洞一个是吸血鬼一个是娱乐圈后来发现按我的慢热程度估计完全写不完……于是只好把他们糅合在了一起……然后就机智如我了√

最后一句话其实很高能x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