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朱丹彤

木星

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将它写出

献给我的寂寞,我的百灵鸟

 

我的掌心里有一整个宇宙

木星

在我食指第二关节的位置

安静地转动

织着隐秘的绿

——《木星》

 


我曾经看见过一架马车。不是在路上,而是在湖底。在绿得透亮的湖水里沉睡的马车。

那是在一个绿得模糊的春天的晚上。

我走在湖边,沿着湖有一条通往家的路。湖边的依依绿柳轻轻摇晃着,像是毛笔在宣纸上一层一层晕染开绿色的墨,空气里浸润着绿色的香气。

那时候我是一个人走着的,湖边的景色与其说是印入我的眼帘,不如说是直接被风吹进了我的脑海。我身边没有别人,所以我一路走一边胡思乱想。根本没有注意湖里的动静。

直到我身旁的柳树打了一下我:“你快看那边,有人在叫你!”

我不满地看了眼这株没有礼貌的柳树,她似乎有点害羞地背过身去。我原谅了她,看向她指的那个方向——

湖里面,有一辆巨大的,由银色的马拉着的绿色马车。

水面的波纹开始震荡,但是水下的声音传到陆地上有些费劲。我只好俯下身子去,把耳朵贴到水面。

“嗨,你——还记得我吗?”

 


那时候我正在图书馆找一本书。图书馆管理员很肯定地告诉我这本书就在0号书架上。可我把1号和-1号书架绕了个遍,连对面都找过了,还是没有0号书架的身影。

“……这就奇怪了。”管理员喃喃的说:“虽然说我值班以来确实没有人问过0号书架上的书,但是我敢肯定它就在1号和-1号之间。”

“但是它没有。”我心情有点急躁。

“好吧,我再去查查图书馆的布局。”他说。

我百无聊赖地继续在1号和-1号书架之间逡巡。随手拿了一本1号书架上的诗歌集和一本-1号书架上的散文。

然而就在我坐下准备看它们的时候,我发现“它们”变成了“它”。

一本小说在我手里静静地躺着,上面的索书号上写着“0号书架”

他的封面上,赫然是一辆绿色的马车,由银色的马拉着。

 


“这不可能。”我说:“那本书已经很老了——灰尘呛得他咳嗽连连,我甚至没有办法看懂他的字。如果他的封面上是你的话,你也应该很老了。”

“谁知道呢。”我面前的男孩儿狡黠地一笑:“或许我才刚刚获得了生命。”

 


“你看新闻了吗?今晚是木星最亮一天。”

“木星?就是那个自带光环的行星?”

友人一脸嫌弃地看着我:“那是土星。”

“好吧好吧——木星是哪个来着?”

“是那个太阳系里最大的,但是却是由气体组成的行星。”

我看一眼天空,似乎看到有绿色的东西一闪而过。

 


“木星很好哇。”男孩儿走在我身边,低着头踢着脚下的石子儿:“你没有办法站在它上面,却有办法让它环在你身边。”

“可是我去都去不了。”

“我可以去呀。”

绿色的马车腾空而起,水花大得几乎要淹没整个湖泊。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男孩走上马车,笑着对我挥手告别。银色的马发出低哑的嘶吼,接着四蹄腾空,上行,朝着夜空中最明亮的星的方向。

周围是漆黑的夜,只有风是暗绿色的。

 


“你等等!”我叫道。在岸边的柳树上折了一条柳枝:“你可以把它插在木星的一颗尘埃上。”

他笑了:“其实——”

他说:“我就是来自木星的。”

他从怀里掏出一枚小小的戒指,它闪着青绿色的光。

“我还可以再见到你吗?”

“不一定吧。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回来了。”

“那那本书……”

“打开0号书架的两本书已经永远地消失了。以后可能你得去找找2号和-2号了~”他调皮地眨眨眼,但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他走了之后,我偶尔会去那片湖边逛逛。

湖水有时很平静,有时波澜起伏。但是没有一架绿色的马车,和一个男孩儿。

我的戒指戴在左手食指上,一次我在湖边散步的时候它掉了下来落入水中。

没有沉下去,我的戒指飘到了湖中央,仿佛整片湖水都在小心翼翼而神圣地捧着那枚戒指。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整片湖的生灵都向它俯首。

 


那时候我才知道,那片湖就是我的心。



【后记:我一开始想写耀西耀你们信吗……

真·没法打tag系列

算是一篇综合了佩德罗·巴拉莫(一开始还尝试整篇这样写但是emmmm算了吧)、小王子(脑洞来源之一?)、辉夜姬(我真好意思写出来qwq)以及自己的亲身经历(这个比较多)的脑洞文……】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