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朱丹彤

【异色耀西耀】por una cabeza(一步之遥)

【前言:《闻香识女人》中的一段经典的探戈,私心让两个小天使跳了】

“喏,雪莉酒,要来一点吗?”安德烈在他身边坐下,他穿的黑色衬衫袖子挽到了肘部。室内的空调温度开的挺低的,王黯想,手不自觉的把袖口又往下拉了点,现在他的半个手掌都藏在了袖子里。他费了点力气从柔软的白色沙发中撑起身子,倾身去看茶几上对方摆好的一瓶酒和两只酒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雪莉酒太甜了。”他回答道,伸手拿起电视遥控器换了个频道。这会儿播的不是电视剧就是叽叽喳喳的八卦新闻,想找个让人开心的节目都没有。室内的光线调的很暗——他们都不习惯大亮的灯,这会儿更是只有电视的光幽幽的照着他们的脸,王黯百无聊赖地把台调了个遍,勉强找到一档正在放飞自我的综艺节目,画面上两位嘉宾在探戈的音乐声中略带羞涩地翩翩起舞。真是尴尬。王黯想。不过这正好能够冲淡他们两个之间的微妙的尴尬气氛。自上次吵架以来已经有两个星期了,一直是这种不温不火的状态。他趁着对方倒酒的时候悄悄偷瞄他,光线把他的轮廓恰到好处地勾勒出来,他看上去平静得有些过分——但王黯知道,这就是安德烈,他从来不会将情感在脸上表露丝毫……

对方突然转过头来,吓了他一跳。逆光下王黯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喂这可不公平,王黯默默地在心里抗议,一边又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怎么?”

“Por UnaCabeza”安德烈轻轻地说。

“什么——”王黯话还没说完,对方就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跟我一起跳支舞吧。”

 

幸好客厅很大。这是王黯将左手搭在安德烈肩上后的唯一想法。他的右手正和对方左手的紧紧相扣,而对方的右手搭在他的腰侧,略有些凉意的手隔着薄薄的衬衫将温度传来,弄得他有点想笑。

“我不会跳探戈。”

“很简单,我会教你的。”

王黯咬了一下下唇:“这么黑,我都看不见,怎么跳?”

“跟着我的节奏来就好。”

“真是……我跳舞可不好看。”

“这么黑,又没人看得见。”

这话没法接了。王黯趁着对方看不见翻了个小小的白眼,把天聊死一直是这位西班牙人与众不同的技能,然而这一技能的后招就是你得乖乖顺着他的意思去做。饶是王黯身经百战,也至今没能研究出解决方案。

不过今天这提议,还真的是让人有点小激动呢。王黯思忖到。一直以来从没见过安德烈的舞姿,不如就乘此机会好好感受一把。毕竟他可不是从来没有羡慕过隔壁那对儿的完美配合。

就在这时,电视里爆发出一阵欢呼——舞蹈结束了。

所有的期待一下子落了空。王黯悻悻地想要收回手,可就在这时,一切噪音突然消失了,紧接着,那段经典的《闻香识女人》的探戈舞曲片段响起,王黯感觉自己的背被一只有力的手搂住,右手被温柔而坚定地握住抬起,安德烈向前迈了一步,两人的距离一下子被拉近,王黯的左臂便不得不整个儿挽在对方的肩上,同时顺着对方的力向后退了一步。他们的这场舞就这么开始了。

左脚向后,然后是右脚,安德烈带着他转了个圈,应着音乐的节奏向左向右缓慢的晃动身体。接着,王黯觉得自己背上的手加重了力度,右手也被向后按去,他的身体就这么不自觉的向后倾倒,刚要觉得重心不稳又猛地被人扶起。这无疑是安德烈的小小把戏。经过这么一个动作之后,两人的距离更近了,安德烈现在几乎是把王黯整个人圈在怀里,他们近得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小小的过渡之后,曲子的节奏骤然一变。安德烈的右手突然松开了他,将他往前推去,而与此同时左手却握得更紧了。王黯也有了些感觉,顺力就在短暂的分开后又扑回安德烈身上。这回安德烈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腰,他光裸着的小臂蹭着他的衬衫,王黯觉得自己简直快要失去呼吸了。

又是几个优雅的舞步,安德烈使出了同样的把戏。而这次王黯也显得更加放松,他不管不顾地借力向后倒去,幅度比上次还要大。因此当安德烈将他一把捞起的时候,他似乎真的是像落水的人被救起,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小小的惊呼——他笑了,虽然看不到,但他知道安德烈脸上也一定有着浅浅的笑意,就像他们初遇的时候那样。

安德烈带着他缓缓旋转,随着音乐的高潮,他举起王黯的手直到高过头顶,然后稍稍用力,引着王黯转了个圈,然后放开了手。正在王黯讶异的关头,他又准确无误地牵住了王黯的另一只手,猛地将他拉回怀里——就像他们从来不曾分开过一样。

音乐变得舒缓,他们轻盈地错位旋转。黑暗中安德烈侧身向前引着王黯一直向同一个方向滑去——这不对,就快要撞到茶几了——王黯的脑海里不合时宜地转过这个念头,然而就在他几乎感觉到自己的小腿碰到茶几的时候,安德烈顿住了。稍微落后小半步的王黯在这一刻终于识破了安德烈的诡计——当然那已经不算是诡计了——他主动地顺势靠向安德烈,他们的脸颊相贴。他听见安德烈笑了,带有甜蜜酒气的笑意和他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几乎也让他陷入了沉醉。

安德烈牵着王黯,他像最耐心的老师一样带着他旋转,一次短暂的分离后,他们的姿势变成了安德烈从背后拥着王黯。他们依然十指紧扣。王黯无法自控的想,如果这一切发生在阳光之下,那么一定会是在他们的婚礼上。

安德烈左手牵起王黯的右手,就像是捧起珍宝一般将它缓缓举起。右手扶住王黯的腰,在王黯旋转的时候渐渐收紧,最终将他整个人圈了起来。他们高举的手臂紧紧相贴,而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也从未如此之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这大概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分钟。”片刻休息后,王黯小声地说道——当然他知道安德烈一定能听到,因为他现在正靠在他的肩上,毛茸茸的卷发挠得他脖子痒。

“你的荣幸。”安德烈这样回答道。

“……没想到你这么会跳舞。”

“嗯,种族天赋?”

“你还是闭嘴吧。”

“哦。把我的雪莉酒拿来。”

“行吧。”王黯起身拿起酒杯,坐回来的时候像是想起了什么,低头喝了一口。

味道还不错。他想。果然是“装在瓶子里的安达卢西亚的阳光”呢。

 

 

【非正式的小剧场:

“把遥控器给我,我觉得那天晚上我看的那档综艺节目挺好看的。”

“哪个?”

“就是我们跳一步之遥的那个晚上,有两个人在节目里跳探戈那个。”

“那个啊~是非正式会谈哦,每周五晚九点二十在湖北卫视准时播出。”

“咦你怎么知道?”

“我老早就在看了。那天晚上我提前把探戈的片段和音乐剪好,趁你调台的时候用我的(魅族pro7)手机遥控调出我的剪辑。要不然时间怎么会刚刚好?”

“……所以说你的梗……”

“都是从里面借来的,但是很好用,不是吗?”】

ps:我希望看到最后的耀西耀同好和非正粉不要都打死我。

顺便求评论~~第一次写异色有些小紧张呢

还有……给大家安利非正式会谈,非常好看,你值得拥有【看在我广告打得这么卖力的份儿上】

没了。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