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朱丹彤

关于coco:我只是希望想的多一点

今天和基友一起看了Coco,非常少有的立足于墨西哥的动画电影。它令人惊喜之处自不必言,无论是唯美的画面,温情的主题和恰到好处的戳中人泪点的情节,都能够抓住观众的心。更让我喜欢的是影片中穿插的小西语,随处可见的墨西哥特色和吉他的乐音,拉美大陆的风情从每一个角落里显露出来。那些弹着吉他款款深情的曲调和优美的西语……啧啧啧令人欲罢不能。

 

 

但是我也要说,这部影片也远称不上完美,甚至有些硬伤,而且这些硬伤已经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影片的观感,导致我并不能完完全全地投入进去。

 

 

首先是人物。我对歌王这个人物形象颇有微词,因为他实在是太扁平了,一开始还有一些家庭和梦想的冲突支撑着他,还算有点儿悲情,但是后来直接把他的根基整个儿抽掉,简直是一秒钟坍塌,除了虚伪和恶毒没什么剩下了。这样的一个没有任何深度的绝对反派出现在影片里,说难听点,简直拉低了整部片子的智商。

 

而且,米格的梦想是成为音乐家不是吗,可是他在遇到偶像歌王之后,甚至比在第一次登台演出后还要激动满足,在发现偶像是假的之后一秒钟放弃自己的梦想。这让人不禁质疑他到底是喜欢那位歌星,还是真真正正的音乐,而对不起,这两者在我看来有本质区别。

 

 

其次是逻辑。影片似乎一开始就把“家庭”和“梦想”放在了绝对对立的位置上,然而在生活中的大多数时候,它们并不是冲突的,甚至相辅相成。譬如梵高,没有弟弟的付出他的画又怎么能为人所知?再看看我们生活中,多少人的梦想恰恰就是支撑整个家庭的支柱?家庭和梦想事实上并不成立两难的命题,硬要把梦想附会成为让家庭破碎的洪水猛兽更是无稽之谈。私以为影片一直到了结局才把这个简单的道理抖落出来,在影片前段,为了剧情需要,其实我们都看得出来导演一直刻意回避了这个问题。

 

而且就我们生活经验可知,一位歌手的成名,往往是从家乡开始的。先在家乡为身边的人唱歌,然后慢慢扩大圈子,最终走向世界。为什么到了这里就是直接离家出走和家庭一刀两断?有这个必要么?就算有这个必要,为什么埃克托一定要这么做?影片并没有交代清楚就硬生生给我们塞了一个设定,令人摸不着头脑。

 

 

再次是影片的节奏。前半部分非常惊艳,骷髅头出来的时候我激动到想鼓掌,米格遇见一位位家人长辈的时候简直行云流水像诗一样节奏感分明。可是到了后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虽然也很有节奏感,但是精巧的像是正在工作的机器。作为一个很注重影片节奏的人我浑身都不自在,也不是难受,就是不自在。就像本来在看庖丁解牛,接下来却忽然来到了全自动化工厂那种不自在。

 

 

最后是主题。我可以说,Coco成于主题,但也败于主题。我们来看一下,影片说,家人比梦想更重要。真的吗?他们之间真的可以分得清高下吗?恐怕在多数人心里,两者都是一样重要的,就像你不能说是今天重要还是明天重要一样。而且,爱家就仅仅意味着整天和家人待在一起吗?它难道没有其他的实现方式了吗?在现代社会,关心家庭是不是应该也有了新的含义,是否爱家人能够仅仅通过有没有stay with them来区别吗?离开家庭就是抛弃家庭了吗?影片并没有考虑到这些因素,仅仅简单地把追求梦想和抛弃家庭画上等号,实在有乱扣帽子之嫌。而且我认为,梦想和家庭即使无法两全,作为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我们,也应该努力在其中找到平衡点而不是二者选其一,也不应该在一开始就叫嚷着“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影片的第二个主题是,如果这世界上没有人记得你了,那你就是真正的死了,不论是在生者的世界还是死者的世界里都不会有你的一席之地,就像从来你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样。我承认这个主题非常触动我,可是看看影片,我又觉得这里有问题了——让家人把自己的照片供在一张桌子上就是有人永远记住你?这个办法可能五代内还行,十代呢,五十代呢,一百代之后呢?恐怕那屋子都放不下了吧?有的人为了梦想终身未婚,是不是就没有人会记得他们了呢?而且影片给的限制是“必须是知道你生平的人”难道我们可以说米格就知道他每一位长辈的故事了吗?他不过就知道“这位奶奶是做凉鞋的”“那位爷爷以做皮鞋闻名”唯一了解的清楚的就是曾曾祖母的事情。这,也能算是被人记住了么?况且,难道没有被别人记住的人生就没有意义了吗?那么古往今来,我们真正记住的人到底有多少呢?或者说,真正了解他生平的人有多少呢?这些历史背面的小人物固然没有被人们记住,可是历史遗忘了他们吗?为什么要刻意的去煽情这些人物的身后事呢?而且,如果我们要认认真真想一想这个“被人记住”的问题,最后会发现它实质上指向“去实现你自己的梦想,去追求成功,万众瞩目,百世流芳”这恰恰与影片的主题背道而驰了——或者我们也可以说,这部影片对于这个主题的理解太肤浅了。

 

(当然我必须指出,Coco的主题创作有其特殊背景即【墨西哥亡灵节在外来节日的冲击下渐趋衰落】,这个因素如果牵扯进来就说不清楚了,所以我现在只是讨论它在一般条件下的局限性。)

 

 

但是,瑕不掩瑜,这部电影还是非常值得推荐的,感情方面渲染的非常好,很动人,美尔达祖母唱那首西语歌一开口我就泪崩了。但是,它给我们最好的启示不应该是为了家人放弃梦想,更应该是对于家人的态度——对亡者,何必过度悲戚,你看,每年他们都会经过那座花瓣桥,穿越生与死的界限来看望我们呢——其实,他们一直与我们同在。家人,也应该彼此支持理解,相互珍惜,毕竟,只有他们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然后说出那句“no conditions”。


评论

热度(21)